• <output id="xrdw8"></output><acronym id="xrdw8"></acronym>

    1. <acronym id="xrdw8"></acronym>
    2. 唐德剛:讀史閱世九十年
      發表時間: 2009-11-09來源:
       

        

          一個真正出色的史家,都有著“以一人敵一國”的力量,讀史閱世近九十年的唐德剛正是這樣的一代史家

           從故鄉出發,愈走愈遠,就回到了故鄉。

          太平洋這邊,故鄉安徽,所有藏書捐給大學學子;太平洋那邊,美國舊金山,心愿已了的他在家中悄悄西行。

          10月26日,一代史家唐德剛在舊金山寓所逝世,享壽89歲。

       “先看德剛,再看胡適”

          唐先生對民國政要、名人的口述史比很多歷史研究都更有價值,僅此搶救史料一點,對中國近代史而言,他就是一個功德無量的人

          唐德剛1920年出生于安徽合肥,因為家學淵源,幼時他即飽讀詩書,十多歲已圈點過一遍《資治通鑒》,國學底子深厚。1948年,唐德剛赴美求學,一邊打工一邊于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歷史學博士。拿到博士學位后,唐德剛在哥倫比亞大學當講師,自稱“紐約的華裔知識界流浪漢”。就是在這時,他結識了胡適。

          上世紀50年代初是胡適一生的最低點,他在紐約當寓公,經常去哥大東亞圖書館看中文報紙。唐德剛正好是那里的管理員,而且跟胡適一樣都是安徽人。他鄉遇故知,唐德剛深得胡適的賞識。他替胡適打理一切事務,由借書、查書、錄音、整理回憶錄,到開車載他外出購物,他也一一做好。這段日子雖苦,唐德剛卻幸得胡適“單傳”,常跟胡適辯論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后來,哥倫比亞大學撥了一筆經費做中國近代名人的口述歷史項目,唐德剛就去找胡適錄音,這就是《胡適口述自傳》一書的來歷。

          以《胡適口述自傳》為發端,唐德剛為此書所作的詳盡注釋,標志著“唐派散文”風格的形成。文史掌故,文壇佳話,社會要聞,名人軼事,風俗民情,異域見聞,他信手拈來都能順理成章,贏得海內外學術界“先看德剛,再看胡適”的贊譽。

          以后,唐德剛還陸續完成了李宗仁、顧維鈞、張學良等人的口述傳記,為中國近代史研究和中華民族留下了珍貴的財富。

          現年75歲的吳章銓博士是唐德剛在哥倫比亞大學時期的學生,自1966年起,吳章銓與唐德剛相識已逾40年。在他看來,“唐先生有別人沒有的長處,他懂的很多,跟他講話有意思,他古文、英文都好,而且還是個文人,當初海外寓公們能相信他,不相信他是不會跟他講這些重要的內容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唐先生對民國政要、名人的口述史比很多歷史研究都更有價值,僅此搶救史料一點,對中國近代史而言,他就是一個功德無量的人。”

      平生兩大遺憾

          唐德剛一生有兩大遺憾,一是沒有寫“蔣介石傳”,二是沒有完成一部完整的“張學良口述歷史”

          總部位于紐約的中國近代口述史學會由唐德剛在1991年創立,現任會長禤福輝今年69歲,“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的老師是唐先生的學生,所以算是唐先生的‘徒孫’。”在他看來,唐德剛生前有兩大遺憾,一是沒有寫“蔣介石傳”,二是沒有完成一部完整的“張學良口述歷史”。

          唐德剛曾錯過一次給蔣介石寫傳的機會。“我看過時任國民黨主席張群寫給唐先生的信,過程講得很清楚。”禤福輝說。

          上世紀70年代中期,唐德剛去臺灣,蔣介石特別找到唐德剛,想請他為自己作傳,“大概是蔣介石知道《李宗仁回憶錄》后,想為自己做些澄清。他請唐先生到臺北南港的中央研究院定居,在那里可以看資料,查各種檔案。先生那時考慮,在臺灣寫蔣介石傳,沒有獨立的可能性,他要求回紐約獨立寫歷史。最后唐先生沒有接受蔣介石的要求。”

          臺灣傳記作家王豐的研究也證實了此事的真實性。去年,王豐在臺北“國史館”抄錄檔案,得到了一寶貴資料,“時李宗仁先生委托唐德剛的消息傳到了臺北,國民黨一高干上報告給蔣介石,想預先‘處理’此事,足證蔣對李宗仁委托唐德剛寫傳記,是極其忌恨的。”王豐說。

          “后來唐先生多次對此表示遺憾,蔣介石是那么重要的人物,晚年中風后,他幾次要求我們去做蔣介石的傳記。”禤福輝說。

          除了蔣介石傳,對唐德剛而言,他晚年的另一大遺憾是無法完成一部完整的“張學良口述歷史”。

          張學良是西安事變的主角,如果沒有西安事變發生,中國近代史極可能改寫,然而西安事變的真相究竟如何,始終難有定論。蔣介石在世時,那是禁忌;等到蔣歿世,張學良結束軟禁,也動念想寫一本口述歷史,并因緣際會找上唐德剛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張學良是如何找上唐德剛的,禤福輝回憶,“1989年秋冬之交,唐德剛受星云大師之邀去高雄佛光山,突然接到友人電話,告以張學良想與他會面。于是在喜來登飯店見到了張氏。張學良想寫一部像《李宗仁回憶錄》那樣的書,并指名由唐德剛來執筆。”

          但唐德剛因為撰寫《李宗仁回憶錄》遭逢許多困難,未敢輕易許諾,主張由哥倫比亞大學主持其事,他可代為聯系并參與其中。隔不久,張學良重獲自由,前往紐約,卻不料抵達紐約后,入住前“中央銀行”總裁貝祖貽遺孀蔣士云家中,竟引發一場家庭風波。

          蔣士云原是張學良的女友,后來嫁給貝祖貽,成了建筑師貝聿銘的繼母。對于張學良到訪,貝夫人自然熱烈歡迎,許多張的故舊部屬聽聞少帥抵達紐約,也無不盛情邀約。唐德剛本安排好張學良與哥大校方餐敘,到了約期前三天,他打電話提醒貝夫人,貝夫人說:“漢公去佛羅里達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事后唐德剛才知道,是貝夫人騙了他。這場餐敘一直拖到1991年5月底才重新進行,不料,這場敘舊聯誼的餐會,竟還是惹出了麻煩。原來席間有人帶了攝影機,拍下了貝夫人頻頻為少帥夾菜的畫面,這段影片輾轉到了趙四小姐手中,她看后不悅,親飛紐約把張學良給“押回”舊金山。

          事后趙四遷怒于設宴請客的唐德剛,從此不再讓唐為少帥做口述歷史。最后是由張之宇、張之丙姊妹負責制作訪問,但哥大的張學良口述歷史引起許多批評,記錄口述歷史的人缺乏足夠的歷史知識。

          “張學良回憶錄是一部可能揭開民國史最大謎題、有著無比歷史價值的傳世之作,卻錯失由真正史家執筆的機會,這是唐先生晚年的另一大遺憾。”禤福輝說。

          晚年的唐德剛還一直在寫他的《民國通史》,這是一個龐大的計劃,但是自2001年中風后,《民國通史》的寫作就中斷了。“此外,唐先生還有一個遺稿:用英文寫的《中國革命簡史》,這本書從辛亥革命到新中國,上下兩冊,第三冊是資料,他從70年代中期就開始寫,全書尚未完成,還差幾個章節。”

       

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亚洲综合在线日韩乱码_中文字幕无码一日不在线_亚洲熟妇熟女久久精品综合一区_99国产精品久久久久99